愛看小說網 > 曆史軍事 > 楚書,太祖皇帝本紀 > 第一百六十七章:楚粵當結秦晉之好

第一百六十七章:楚粵當結秦晉之好(1 / 2)

收拾一新的陳家,便是連那一地的屍體血迹都打掃的一幹二淨,府外人頭攢動的清海軍、讨逆軍也消失的一幹二淨,想必此刻都該一道去了城外軍營,勾肩搭背喝起酒來了。

風吹過,變臉如翻書。

陳雲海把駱永勝請進了陳家正堂上首,自己謙坐左下首位帶着陳志雄這些位嫡子飲酒作陪。

“兩廣自治之後,老夫唯楚王馬首是瞻。”

“陳公切莫如此,你我兩人肩膀齊為弟兄,都是為了推翻那無道僞宋朝廷,哪裡還用分出個上下主從。”

“不行,楚王乃是人皇正統,我陳家上下自然應該奉楚王為尊。”

陳雲海說什麼也不願意接受駱永勝一邊高的提議,硬是把他的陳粵降到駱楚的下手位,讓駱永勝心中不住冷笑。

這個老狐狸。

尊楚為王,就是把駱永勝推出去當擋箭牌的,吸引朝廷的剿滅重心,陳雲海才好安心深耕兩廣、積蓄實力,完成高築牆、廣積糧、緩稱王的策略。

這個策略駱永勝當初也想做,畢竟是朱老闆的大戰略核心,有非常值得可取的價值。

不過駱楚和朱明的時代背景不一樣,朱老闆起家之初天下共推小明王,朱老闆也隻是其中一股勢力,當然可以低調發展不願意做那出頭鳥的衆矢之的。

可是駱永勝不行,他是眼下唯一一個造反,就算不稱王趙恒也恨不得弄死他,所以想低調都沒法低調,隻能硬着頭皮幹下去。

這就給了陳雲海這種地方野心派機會,他們挑出反旗來隻要說上一句毫無營養的尊駱楚為王,就可以把身上的壓力都甩給駱永勝,把朝廷的注意力轉移走。

“把孤當小明王,陳雲海啊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,你連給朱老闆提鞋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
看着陳雲海那一副自以為是的神情德性,駱永勝哈哈一笑,舉杯道:“既然陳公哦不,粵王如此擡愛,那孤就卻之不恭了,來,喝酒。”

酒過三巡,醉意微醺,陳雲海的話也開始稠密起來,拉着駱永勝的手一個勁念叨。

“兩廣苦宋久矣,哥哥我早就心生不滿了,僞宋殘暴竟敢屠城害民,犯下如此人神共憤的暴行,與那夏桀商纣有何異哉,可惜陳某膽小暗弱雖不滿卻遲遲不敢相抗。今日楚王之言,振奮國人之心,陳某雖老邁也願意提三尺劍,吊民伐罪為百姓伸張正義。”

駱永勝聽得熱淚盈眶,連連點頭道好:“哥哥能有此番熱忱之心,弟代天下百姓敬哥哥一杯。”

說罷端杯起身,躬身敬酒。

驚得陳雲海慌忙站起舉杯相迎:“份内之事,弟弟何須如此,弟弟乃人皇血裔,愛民如子,這杯酒,該是哥哥我代天下百姓相敬才是。百姓能得逢楚王這般仁君,真是他們此生之幸甚啊。”

倆人一句好哥哥一句賢弟說的是感人心扉,念及百姓遭受趙宋蹂躏更是抱頭痛哭,最後還是陳雲海實在是演不下去轉移了話題:“弟弟今年貴庚啊。”

“二十四歲了。”

“可曾婚配?”

駱永勝怔了一下,陡然失聲痛哭起來。“弟之妻兒都罹難于南昌了,嗚嗚嗚嗚,弟每每思及就覺心如刀絞,恨不得提兵殺入東京,将那趙恒、寇凖二人滿門族滅。”

說罷哭聲更甚,咬牙切齒的破口大罵起來。

看到駱永勝這般,陳雲海心中不免冷笑,這駱永勝好生歹毒之人,想必是逃亡之時嫌棄妻兒累贅,學那劉邦、劉備祖孫抛妻棄子。

現在還有臉在這裡裝可憐。

最新小說: 大周少卿 逍遙紅樓 朕!大秦天子,君臨天下 落盡鉛華而人貴為人 宋二娘的錦繡姻緣 三國洛陽雜貨店系統 混在三國當軍師 濁世權凰 紅月舊冊 俏女賊的病嬌少爺